2019年10月21日
站内搜索
返回首页 站点导航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 betway必威官方网站 > 教师博客

车 梦

  发布时间:2013-5-10


    

   
六安市独山中学     田维祥
 
是谁发明了车这个便捷的交通工具,不仅方便了生活工作,同时高贵了人们的身份。不仅吸引着大人们的眼球,同时也吸引着儿童的眼球。童年的我与车结下了不解的情结,有了为之奋斗的车梦。
话得从儿时说起。一次奶奶带着我在竹园里玩,远远看见一个黑影飞快朝我们飞过来,眨眼功夫就到了跟前,又一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这闪电式的一近一远,在我幼小的心里播下了渴望的种子。我稚嫩的问奶奶,“这是什么家伙?”奶奶告诉我是脚踏车,我吵着要奶奶给我买一个,奶奶叫我缠的没有办法,说等你长大上学了当干部了,奶奶给你买一个。隔一天我问一次奶奶,我长大了没有,奶奶说还早呢。过年了我又缠着奶奶说,我都又长了一岁了还不给我买呀。奶奶只好用糖敷衍我。这种飞速滚动的家伙,实在太诱惑人了,那可是朝思暮想,想得它饭不思茶不饮,坐不安睡不眠。一有空就缠着奶奶要,奶奶当然不能满足我的要求,也无能力满足我的要求。无奈之下,童心大发,自己动手做。先是找来黄泥土兑水和成硬泥浆,然后用硬泥浆做成圆圆的车轮,并在车轮的中央留一个孔,然后用一根小木棍连接,做成四个轮子的小车,你别看它只能拉着玩,那可开心了,一大群的小伙伴围着看,都要拉着玩。我也满足伙伴们的要求,轮换着让小伙伴们过过瘾。好景不长,几家伙就拉的散了架了。为此我还和小伙伴动起手来,打的人家鼻孔流血,并引起两家大人的不合。此后,我寻思着,要是用木头做一个,就不会散架了。于是就到处找木头,我父亲是个木匠,有解木头的工具,我把找来的木头正在用锯子锯,不知什么时候爸爸站在我的身后,二话不说,啪,一个耳光贴在脑瓜上。后来我才知道,爸爸不是心痛工具,也不是心痛木料,是害怕锯子锯着手了。爸爸知道我非常想要一个车子,就帮我锯了四个车轱辘,轱辘中间的孔怎么办?想来想去,找来一截铁丝,再找一些柴,把铁丝烧红了在木头上反复的烙,孔就形成了。这次做成的小木车还真坚固,不仅能拉着玩,人还可以站上去当旱船一样撑着走,我也成了孩子王,屁股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那是挥不去掐不掉。可是心情怎么也爽不起来,老是想着能骑上和奶奶带我玩看见的那个东西就好了。
上小学了,那是大跃进年代,形式主义非常盛行,为了检查秋种工作,上级组织学校师生穿上新衣服拿着小红旗列队欢迎检查组。我站在队伍中,手握小红旗瞪着眼睛等着检查组的到来,看着看着,远远的一条龙似的鱼贯而行的脚踏车队渐行渐近,秋种的号子响起来了,欢迎的口号喊起来了,一片风烟升起来了,那个场面实在是壮观,而且是非常之壮观。我目睹了这一幕,幼小的心灵颇受震撼,更受震撼的是那鱼贯而行的脚踏车,车上的人个个是精神抖擞,春风得意。检查组的人并没有下车接受我们的列队欢迎,而是一溜烟的从欢迎的队伍中穿过。我的震撼随着车队的渐行渐远,一点一点的消失。这是我第二次看见脚踏车。放学回家我把这事告诉了奶奶,并且向奶奶发誓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当干部骑脚踏车。
多少年过去了,我也长大了,还真的当了干部。可我这个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没钱买脚踏车,单位也没有车。从单位回家得步行几十里地,都是以步带车。开始步行嫌慢,后来就当运动员练长跑,从单位一路小跑到家约两个多小时。当然,长时间的奔跑以步带车,只能是年轻人的壮举,一时兴趣而已。后来省吃俭用买了一辆旧的轻便大链合飞鸽牌车,骑车的感觉真好,车子虽然旧了点,可心里别提有多高兴。我爸爸说;你看你乐的跟小孩子似的,怎么把你喜欢成这样,上厕所都骑着它。我是我们那个村第一个买脚踏车的人,车子买回来了,小时的伙伴周围的邻居都来围观,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闹,那时会骑车的人很少,没有人闹着要骑车子的。我也很有自豪也很是得意。
有了车子,无论上班还是回家都是以车带步。我也很爱护车子,骑时或不骑时都会把它擦的油光锃亮。有一年,我奶奶过七十大寿,我从单位骑车回家,因为我的老家缺大米,就买了一袋大米,走平路还好,走山冲路就不行了,车子一颠米袋子搭拉下来,被某个位置挂了小洞,米从小洞里漏出来撒了一地,我慌着下车去扫米,当时手上戴着个手表摞米不方便,就把手表摘下来了,摞好米绑好车就走,忘了取手表,结果把手表给丢了,一块手表是几十袋大米的价钱,我后悔不已。由于是奶奶的寿辰,我压根就没提这事,事后我跟妻子说了,妻子责怪我太粗心。我也在想,自行车带东西不方便,绑不好绑,捆不好捆,驼也驼不了多少东西,换个机动车该多好。
说到车子,还有一件难忘的事;那时正是我诗歌创作的旺盛期,工作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骑着我第一次凭票购买的上海产的永久牌轻便型自行车,开始我的诗歌搜索,记得我正在为一首采茶的民歌作架构,聚精会神的沉浸在诗意的画面里,由于抗旱把公路临时挖一个过水沟,早来时还是平整的,晚回时正值天快黑的时候,不小心一下子撞到抗旱的沟里,跌个人仰马翻,半天爬不起来,爬起来摸一摸,腿烂了手烂了脸也烂了,衣服也湿了半截身子,车子的前轮也扭曲了不能骑了。你说我是恨路恨车恨抗旱还是恨自己不小心,这也是我有骑车史以来的第一次不幸遭遇。回到家妻子说,没把你小命给弄丢了就算不错的了,我回答说,赔了小命也值,这么一跌跌出一首民歌。后来这首民歌还真的在报刊上发表了,我心里真是高兴。
再后来我还找门路托关系买过合肥产的奔马牌加重自行车和不记得什么牌子的小型轻便自行车。自行车时时刻刻伴随着我的生活和工作,它既帮我运输着我力不从心的生产生活的必需品,也帮助了我工作上的点点滴滴,我的大半生都有自行车陪伴着,换句话说,自行车让我的大半生的生活处在半自动状态,直到被人取代。99年我买了一辆八达牌单缸摩托车,从此自动车走进我的生活。06年儿媳陪嫁了一辆无级变速的摩托车,这不,儿子上班又买了一辆新日牌电动车。自行车摩托车都买过,剩下的就是轿车了。接近退休的年龄我没有买轿车的能力,就看孩子们的了,他们说不考虑安全问题,早就想买了。赶上今天的好日子,这个梦就让孩子们去做。我就等着试驾吧。
不,退休了还是起自行车好,即省钱,又环保,还能锻炼身体,何乐而不为。





 相关新闻

 教师论文 2006-11-25
 美丽一瞬间 2006-11-7
 动感十足 2006-11-7
 魅力无限 2006-11-7
 魔鬼地狱 2006-11-7
 运动一族 2006-11-7

主办:独山中学 制作:独山中学信息中心
地址:六安市独山镇  联系电话:0564-2911099
皖ICP备11001872号